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归向 » 42.17 所向披靡 » 正文双击开始滚动屏幕

42.17 所向披靡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文字大小: 选择文字字体: 选择滚动速度:
    盘明星上,随着身体各个机能停止运作,宙徙意识返回了星空。

    宙游带着无数星光般的记忆返回,在这些星光的记忆中,有的是工人,有的教师,还有战士、科研工作者,沉浸在每一份记忆中,都是能让自己悸动,渐渐地,开始分不清。

    ……

    盘明星之战中,宙游降临集群以宙徙为终点的“结束”,只是盘明星众多时间线中的一条。

    还有四百八十七个不同分叉历史线,每条历史线上最后收尾的‘终点意识’都不同。(在那些时间线,最后一个老死的不是宙徙这个个体,而是宙跋,宙纵等)

    盘明星战役帮助宙游初步定位了意场文明在空间上的位置,但是在纵时间轴上距离意场文明还很远,还需要再寻找一些黑洞进行宇宙穿梭。

    宇宙太广大了。意场文明作为在传统道路上走到极点的存在,就如同地球上的水熊兽在生命耐受性上,进化了上亿年。这东西一直都存在,人类在进入信息时代前,都没察觉到身边有这种登峰造极的存在。

    但是水熊兽那样,并不能代表高等。例如现在:意场文明只能以遁走策略来回避异军突起的宙游。

    宙游在发展上的思路,相对于传统文明是跨越性跳跃。

    所有传统文明到了跃出星球后,都在一味地发展自动化以及上级对下控制力增强,这些显而易见能增强力量的领域。

    而宙游在发展科技的同时,时刻没有忘记,如何让自然人的自己(最初始状态的自己)能够勇敢、坚强。

    宙游始终努力,让身为‘人’的自己与高等化‘神’在意志上平等。

    宙游这种加点在科技时代初期没有太过明显的优势,而且消耗极大(死的早),但是当来到控星科技后期,这样的加点,死死扣住“空间、时间”这两大战争、智慧的要素。几乎是专门针对意场文明这种模式的。

    意场文明这种模式,生产再多的兵种也只是量上的增加,但是宙游那推进技术快速完成决心,则构成了质变。

    【上述是不是很熟悉,寒武纪末期脊椎鱼类带着下颌强势崛起灭掉软体类和节肢类王朝,以及人类带着工具和生火,利用语言协作优势,灭掉所有出肉装的大型化动物。都是如此剧情——时代变了,只知道在传统上极端完美的老东西,该退场了。】

    意场文明的各种科技,宙游也都在追击过程中通过缴获的数据,逐步尝试过。这就如同人类参考鸟类翅膀搞飞机,参考蝙蝠超声波搞回声定位一样。

    ……

    宙游本身关于恒星粒子流打击的技术,不断堆叠在各方面达到了堪为恐怖的级别。

    对伽马射线的末端打击的时间操作精度直接从飞秒,晋升到阿秒的程度。旁白:一阿秒与一秒的时间比率,等于一秒对宇宙大爆炸至今的比例。

    这样级别的控制,让宙游能做到拦截意场文明用同样手段射过来的伽马射流。

    这使得宙游在控星后有更多的余量后发制人,将意场文明打过来的射流提前拦截,再不慌不忙的反击。

    这意味着意场文明在中央战线调过来的人意要更强,才能推进出更高时间精度的伽马射流,突破宙游的防御,但是意场文明能调集过来那么多人意吗?

    以凡人之躯承载直视神祇的意志——是此次战争中新文明最新的方向。

    而意场文明这类旧文明代表的过去方向?高能化,数据化,曾让她的分意识体如神祇凌驾凡间,绝对安全,绝对的强势。但也太沉重了。所谓‘神的身躯才能存在神的意志’,遇到了‘凡躯亦可承载大无畏’,当真是时代变了。

    在眼下这场关乎超文明冲突的核心战役中,意场的意志跨空间调度太难了。极容易出现神格错误。

    8500年

    意场文明或许还能和宙游身后那些跟上来的‘原孤狮派’天体智慧打得互有胜负,但是面对宙游,就如同食草动物面对天敌,在骨子里产生了畏惧。

    9000年

    宙游的突击部在意场9884时区通道(意场文明在时空上海葵触手般扩散的一条‘触手’上)遭遇了很明显的抵抗。意场文明在这里用六千颗恒星构成群星之墙防御体系,妄图阻碍逐光集群在星空上的追击。

    宙游经过五百年时间,完成了突破,向前打穿了三百光年,发现了第54个黑洞隧道,终于发现了意场文明所在的主要时区。

    战争到此,宙游已经找到了意场文明的核心区域。但是在对宇宙和自己认知上,也终于触及到一个非常高的层次。

    ……

    战争后期,宙游采用了生命定位技术。

    也就是用一道伽马射线扫射一个具有细菌和原始生物存在的星球,利用碳基生命的意识宇宙量子场中独特的波段影响这个星球。通过其原生基因不断适变的进化速度,来确定该星球空间附近时间进度。

    宙游利用了这个技术,在至少20943颗星球上进行了感应。

    但是他发现,这样的感应也是存在误差的,也就是当十万年后,基因误差积累到一定程度,其对周围时间空间客观测序就不准了。

    因为其基因会积累太多的主观意识的物理活动,其基因本身就会意识场产生‘共鸣’。这是不受宙游主观控制的生命散发现象。

    所以,

    宙游在战争末期面临了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生命如何到达这个宇宙?目前已知宇宙有生命到达的入口,那么出口呢?

    ……

    12084年(以远征起始的芳明星太阳时间为标准)

    宇宙其他多条战线上,曾经沉寂的孤狮派们也进入了高歌猛进的状态。

    虽然意场文明依旧有一些恒星能够激射反击光束;虽然她控制的星空疆域可能减少了不到百万分之一;虽然她盘踞的很多地方的物理常数是宙游这些新兴超智慧们不知道的。

    但是在观察者位置上,意场文明已经崩溃了,因为最核心的精神被撞溃了。

    最明显的特征是,部分时盘文明发现,一些意场文明逃逸的部分正在恶性改造所在星区次文明的智慧物种。

    正如人类精神崩溃,疯狂状态是动物难以比拟的。而超文明理念崩溃时,其拥有的科技在堕落后也会超出次文明的想象。

    前进往往只有几个方向,但堕落方向总是多元的。

    当下的问题在于,现在击溃意场文明的新兴智慧集群还是太年轻了,仅仅只局限在宇宙中一角。

    意场文明扩张与分布超出钟声等超文明观察范围,如果其大规模崩溃。在那些‘未被行星超文明发现的区域’内,将发生对次文明来说极为可怕的洪魔天灾。

    洪魔定义:在大量次文明的视角中,突然出现一种数量众多且增殖速度极快,如洪水一般,拥有高科技,却只愿意破坏的势力。无法交流,似乎其意识核心已经破坏,没有发展的目标。是一种处于疯狂毁灭的过程。

    星际超文明往往分布非常广,所以有时候在一个区域受到了人意的毁灭打击,处于广阔另一端区域的部署因为人意疯狂而自我毁灭,让该地区的其他次文明常常感觉到实在是莫名其妙。

    正如同,孩子有时候看到成年人会双眼赤红做各种可怕的事情感觉到莫名其妙一样,因为孩子看不到人类在证券交易所等区域遭遇的重大打击。

    在宇宙中,不是每一个文明都如同盘明星那么幸运,刚好处于新兴宙游集群的进攻路线上,大部分区域弱文明在大型文明发生倾覆时只能自强自救。

    ……

    13000年

    钟声文明逐光类天体智慧中出现了女性,这说明宙游开辟了道路,在钟声文明内开始具备性别的普适性。(性别是人类基因上基座,这个基座在过去堵住很多错误,而在未来在这个基础上加以进步,男女能以各自的特性进行相互修正,不至于文明彻底偏离到一端。)

    而与此同时,钟声文明顺着意场文明的来向,发现了宇宙不稳定分布,这些区域由于一些物理上的微弱差异。

    例如某些暗物质浓度非常高的区域。其思维意识可以随着信息进行扩散穿梭,而在这个世界战争产生的负面意识,会随着进攻中所造成的残忍画面,朝着周围远距离扩展,以至于初始文明经常出现了动力锤,链锯杀伤。

    亦或是在某些时空高度有序区域,弱作用力也发生对称,使得时空穿梭变得很容易。更是发现了,银河系旋转一周(两亿年)很多在星表时代看起来常数的东西会发生重大变化。

    意场文明都在这些区域完成了分布,而目前这些区域对新兴文明来说还是需要等待探索的阶段。

    因为现有智慧的基础,可能不适应这些宇宙中“丘陵”区域。

    ……

    而宙游却在本土区域中完成了最终的演化。

    14000年

    宙游调频了19844颗黑洞,测绘出所在三百万光年(空间)纵时标两千万年(时间)范围内的量子生消场中最适合碳基生命意识传播的频段。

    在这个频段中,多个粒子的相态又存在着,奇特的时空性质。

    宇宙中的出口似乎已经找到了。

    在最新的战争中。

    宙游在通过输入特定粒子信息,从空间中,把消散意识给重新兑换出来了。

    意识不是记忆,所以意识没有带回来“死后看到什么”的信息。兑换的意识却和库存的对应的记忆高度匹配。

    宙游确定了自己在这个宇宙中的‘存在’是可以调出来的。

    ……

    这可不得了,宙游在最新的战争中轰完了意场文明后,几十个意识直接以空间中弥漫的碳氢氧氮等离子为原料直接构建了躯体。然后,在部分星球上构建了原始生命。

    当宙游将这项科技实用化后,意场文明在战争的根源上已经彻底失败了。

    宇宙不是一个封闭的盒子,超出粒子所能承载的多样化变量,可以进入这个宇宙,也可以跳出,然后又能再皮进来。那么意场文明的“任何种族,任何智慧必将在时空上走向终结”理论破产了。

    ……

    宙游也开始沉默。智慧诞生宇宙是大幸,也是大悲。

    当智慧意识在碳基物种大脑内萌生伊始,一条永远不顺利的道路就开始了。

    在充满果实和动物的树木的丛林中,对未觉醒智慧的动物来说,会是快乐的伊甸园,自由的繁衍,进食,然后自然老去,无忧无虑的结束一生。

    可是对已经觉醒智慧,开始简略思考的动物来说,当产生了“我要在这世界上做什么事”的想法时,烦恼和痛苦就随之开始了。

    当智慧种按捺不住好奇心,去皮,总会跌倒,会吃到烤焦略带苦味的果实,会不小心招惹了其他猎食动物的追逐,最终一路不顺。可若强行遏制住心中悸动,循规蹈矩,那么每天太阳落下时,默然回首碌碌无为过去,似乎自己并没有为自己活过。

    ……

    14000年到15000年,不知道是哪一个时刻。

    在钟声等多个文明的宇宙视角中,骤然活跃的宙游集群突然‘消失’了。

    可是尽管没有了宙游,这个区域内的意场文明依旧在逃离,甚至在这个区域内退散的更快了,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场在驱散。

    同行文明集群发现,宙游消失的区域中用来定位的生命星球却依旧在增多。

    此次逐光之战中跟着宙游一起向前的超级智慧,通过分析这些星球上碳基基因上在数万年内的强烈的变动痕迹,说明宙游还在。

    脚印还在延伸,但后续跟随者却已经看不到先行者的身影了。

    ……

    高维上。

    被阻截了五次的变量,终于击穿了障碍,重新归向本体。这只是众多回归中,较为明亮的一束。

    而阻截失败的一方,似乎是因为规则体系的破坏,运转更破败了一分。也许再多来几次,这个日益矛盾的存在,就将彻底停转。

    又一束变量,打进去了,未来也许也会归向。

    (完本)

    感谢校对组:晴海、观星、PZT、似水流年、沫竹、珍泷幻心、萌新、sohuMAN、蒲絮、空灵、wuliansaya、柢年、goaway、红诺澜、面码酱、3DOMBVgr、妙妙、司萌、狐、迷路的麋鹿JY、李如薰、阿门。

    (本章完)

    
上一章(快捷键←)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