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九天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再会(大结局) » 正文双击开始滚动屏幕

第七百八十五章 再会(大结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文字大小: 选择文字字体: 选择滚动速度:
    东土三位老神仙,自然是不敢不同意的。

    恰恰相反,他们无比痛快的答应了这门亲事,并且掐指一算之后,便说赶巧了,不用等太久,往后推两天,便已经是万年难得一遇的黄道吉日,可以安排小圣君过来迎亲了!

    对此方贵红着脸同意了。

    而紧接着需要做的一件事,便是要决定该在哪里办酒宴。

    虽然东土繁华,道蕴昌明,远胜北域,但方贵是绝对不肯在东土办酒的,他骨子里是个老派的人,觉得在东土办酒,便像是自己入赘了一般,太没面子,而且他也了解小鲤儿的心思,东土秦家,是个天底下人人想进来的地方,而对她来说,却是一个最想离开的地方。

    于是方贵需要在牛头村和太白宗之间做出选择。

    牛头村是他长大的地方,而在之前与魔子一战里,牛头村的人,也最终选择了站在他的身边,在定下了亲事之后,村长、花寡妇等人,还特意与方贵见了一面,旁人只听得那一次见面,有着无数爽朗的笑声,还有灌酒的声音,可是在第二天时,方贵做下了决定。

    他要在太白宗办酒!

    天上剑仙幕九歌,对此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太白宗主赵真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一整天都满面红光。

    因为这是一件大事,一件比界域的着落更大的事,所以太白宗的阿苦师兄,黑山大尊,郭清师姐,颜之清等等等等,第二日便启程回去,要急着收拾仙门,布喜堂,等着方贵接到了小鲤儿之后,便吹吹打打回北域去,然后在太白宗拜堂,并请天下众仙饮宴……

    而东土秦家以及各大世家,对此也颇为郑重,秦家给出了好大的陪嫁,其他几个世家与道统,也分别给了普通修士难以想象的丰厚贺礼,听人说快要搬空了他们的家底……

    方贵微笑着给予了他们一个回报。

    第一方界域的坐标,方贵赠给了三位东土老神仙。

    三位老神仙自有办法去试探真伪,欢喜的几乎要返老还童,立时便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而在这期间,方贵忽然又随口说了句话:“秦家的甲公子,我见过,是个好人,也是个天才,每一方界域,定是需要大量的人去继承,去参衍的,这样的好机会,我觉得可以算他一个!”

    据说秦甲公子知晓了这件事后,感动的都哭了。

    自己以前还得罪过小圣君,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大度,还给了自己这么大的造化。

    整个东土,都紧锣密鼓的忙活了起来,抽调无数人才,准备在方贵大婚之后,便随老祖宗们踏过石桥,前往那神秘而又遥远的界域,踏出这修行史上,最为关键的一步……

    见得东土得了界域,其他诸方势力,也皆激动了起来,纷纷来打听。

    而方贵,也接连不断,给出了几个答案。

    一方界域,给了黑山大尊,通过她来挑选南疆妖王。

    一方界域,给了阿苦师兄,通过他来挑选西荒之魔。

    又有一方界域,给了两位龙主,并且明言告诉了他们,到得了界域,他们便已经不必再苦费心思,培养小龙帝了,界域之中,有着让他们两个也化身成为祖龙的法门……

    这话是真的,方贵相信他们也知道怎么做。

    ……

    ……

    九方界域,已去其四,剩下还有五个。

    方贵将仙殿里的白官子与小魔师放了出来,并且许诺给她们两个,倘若他们两人也想要的话,那么这九方界域里,将会有一方是属于他们的,当然了,他们两个,尤其是小魔师,若是愿意多在人间呆一段时间,那么他也是非常欢迎的,总不会让他们吃了大亏……

    小魔师没有意见,是白官子决定了下来。

    她愿在人间多留一段时间,借此肃清各方道统里的棋宫之子,再整棋宫。

    以后棋宫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斩断别人的路了,那总该找到一个新的目标才行……

    而对于村子,方贵看出了一些人也是想前往界域的,并且他无可无不可,并请他们代替自己,去与不知地里的人商议,究竟该如何决定剩下几方界域,还需要他们给个建议。

    这应该算是后话,不知地里活下来的人,很快便设下了几方道统,皆从人间选拔他们适用的人才,传授神通技选,不论出身,不论年龄,只看有无天资,只看德行如何,这几方道统事后都保存了下来,对整个天元,整个北域的影响都非常之深,而且多是好的影响。

    ……

    ……

    “咱们的小圣君已经接到了新娘,正在回太白宗来,刚一接亲,倒是闹了个笑话,新娘子那边安排了丫鬟拦门,不肯放新郎官过去,这倒也是东土的风俗,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秦家倒是别有一手,拦门的丫鬟,居然是几只妖精,而且还是几只兔妖,把新郎吓的不轻……”

    太白宗的主峰之上,峰后是后山,峰前是道德大殿,太白宗主正与幕九歌笑着说道。

    幕九歌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新娘既然同意,想必其中也有深意吧!”

    “深不深意的不知道,反正那小子花了血本才买通了几位丫鬟,接到了新娘!”

    太白宗主笑道:“按理说直接回来便是,他却不肯,绕了东土一圈,又去七海,最后还非要去雪州绕一圈,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更多的人都看一看他这迎亲队伍的庞大……”

    幕九歌道:“或许也是想让北方苍龙看一看!”

    太白宗主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孩子其实一直都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过他也总算有了自己的回报,这一次迎亲,北域小圣君们都过去了,太白宗弟子也过去了不少,迎亲队伍该算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了,呵呵,虽然他的酒席办在了太白宗,但牛头村的人也都过来了,对于长辈的位子上该坐着谁,倒是不好定,牛头村的不说,我们自然也要去,没想到的是古通老怪,他也想往长辈的位子坐一坐,不过依着辈份,他与新郎同辈,却是坐不上的……”

    幕九歌含笑道:“自己拜的把子,总得自己担了后果!”

    太白宗主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幕九歌,过了一会,才道:“师弟,如今你是世间路最完整的人,也是最有资格进入界域的人,不知这场大婚之后,你是不是也准备要……”

    “我并不打算进入界域!”

    幕九歌摇了摇头,道:“我的路不在界域,也不需要别人馈赠!”

    太白宗主微微一怔,旋及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

    幕九歌眉头微微皱起,忽然道:“师兄,你说那些人真的相信界域存在么?”

    “自是不会全都信的!”

    太白宗主丝毫也不觉得意外的摇了摇头,道:“就算不是每个人都看不出来那小子的最后一战,根本就是在放水,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界域里面,确实有路的秘密,他们想要得天那些秘密,便只有进入界域,所以大家看起来像是都信,但实际上也都在做自己的选择,究竟是路重要,还是人间更重要,只有做出了选择,他们才会决定前往界域……”

    “而在他们做出了选择之后,界域是否像传说中的一般,却也不重要了!”

    “……”

    “……”

    幕九歌闻言,忽然笑了起来,道:“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现在都怕了那小浑球,毕竟他已经继承了乾元仙殿,也有继承了乾元仙殿的主人那份本领,在天外,他还有着一个帮手,所以这些人不论信不信,都只能信了,毕竟真要吵嚷起来,他们也只会被逼着上路……”

    太白宗主笑着摇了摇头,忽然道:“师弟,你有没有好奇过一个问题?”

    幕九歌轻轻点头:“你是说他的身份?”

    太白宗主点头,道:“他似乎帮人间解开了很多疑难,却还有个最让人好奇的点,他称仙殿主人为父亲,可是仙殿主人真是十几万年之后,才生下了他么,他母亲又是谁?”

    幕九歌沉默了一会,道:“师兄你难道忘了他的执念?”

    太白宗主缓缓点头,道:“他不希望离开任何人!”

    幕九歌也沉吟了一会,才缓缓道:“前一世有个败尽了八条路,也夺尽了八条路的人,选择了离开人间,他已没有对手,但也没有什么朋友,亲人,他在星空之中,遨游了十几万年,孤独的打造出了九方界域,所以,你想他在这时候,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

    太白宗主轻声道:“仙殿主人那样的境界,也会感觉到孤独?”

    幕九歌轻声道:“魔子曾经说过,仙殿主人没有成仙,或者说,是他自己不愿成仙,要成仙的话,就会失去所有的**,变得如同日月星辰一般,人永远也无法成为真正的仙……”

    “成了仙的,便也不再是人,甚至不是生灵!”

    “……”

    “……”

    “所以说,他曾经丢弃了人间的所有,甚至灭了一方大世,然后他带着那一世的人认为是最重要的东西,踏入星空,在经历了十几万年的孤独之后,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一切之后,终于明白,然后回来,宁愿丢弃了自己所有的记忆,也要重新感受这人间的诸般颜色……”

    太白宗主缓缓说着,神色有些感慨。

    幕九歌倒是笑了起来,道:“既然丢了记忆,那便是一个全新的人,与仙殿主人无关!”

    太白宗主笑着,拍了下手掌,道:“不错,他便是我太白宗弟子,秦家的女婿!”

    在说着这话时,远处有唢呐声远远传来,一点不像仙乐,只有人间喜气。

    “迎亲的队伍来了,我们也该过去了!”

    太白宗主站起身来,挺直腰背,笑着开口说道。

    “看他们成亲之后,我便要走了!”

    幕九歌也跟着站了起来,望着空中飘来的云霞,笑着说道。

    太白宗主微微一怔,有些惊愕:“你不是说不准备进入界域……”

    “我不去界域,却也不会留在人间!”

    幕九歌笑了笑,轻轻挥动大袖,拂过了自己片尘不染的剑袍,笑着道:“我也准备去星空里看一看,看看那些无知无识的星辰,看看那无穷无尽的宇宙,据说前人们就是这样寻找彼岸的,当然这可能永远都不会找到,可没关系,只要在路,便一直有希望,不是么?”

    太白宗主沉默了很久,才终于低叹着开口:“所以,师弟你也要……”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幕九歌笑了起来,转身看向了太白宗主:“师兄,便在这时候道别吧!”

    两人皆静静的看着对方,然后同时抬手,揖礼。

    “师弟,再会!”

    “师兄,再会!”

    夕光从高空之中洒落,照在了他们两人道别的影子上,拉得很长,很长。

    
上一章(快捷键←)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