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一千一百十九章 良辰吉日 » 正文双击开始滚动屏幕

第一千一百十九章 良辰吉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文字大小: 选择文字字体: 选择滚动速度:
    本次IPO巴人也采用云敲钟的形式,和鹏城交易所连线,向全网直播。

    直播云敲钟的方案非常符合巴人的调性,由朱魑亲自做主播。作为集团里程碑中最重要的日子,所有和巴人有关的人都出现在敲钟现场,就连杨健纲都来了。

    这家伙因为楚垣夕不同意和小破站交易,闹了不小的情绪,好在业务并没受什么影响,最近还搭了《罗马之敌》的东风,也算走上正轨。

    也就是说赵杰拿眼一看,四周满满都是已成功人士,就连薛明,被集团保姆到成功指日可待,只有自己还是先富带后富里的后富。

    即便如此,这个仪式他也不想错过,因为,谁说的清今后戈壁网络有没有上市的一天呢?分拆上市不正是资本市场里的常规操作么。想当年百度列过航母计划,谁是烧钱大户就把搞上市,爱奇艺就是这么IPO的。

    这叫维护集团在二级市场中的投资者信心。

    结果,梁可年作为巴人投资的主管致辞,刚致完辞正准备有请楚总上来发表感言呢,下一步就是敲钟了,然后一抬头,发现楚垣夕居然在……打电话?而且神色古怪。

    这特么向全网直播啊喂!这个时候手机不应该调成静音吗?你这董事长CeO是什么情况啊喂?

    但是这个关键时间必须临危不乱,梁可年非常镇静的改口,改为邀请被投公司代表,也就是赵杰上台发表感言。

    为什么点赵杰的名?因为他能侃!本来没这个环节,声叔、杨苑美或者朱魑等等做事还行,都不是张口就来的料,杨健纲私下里很闷骚,到了公众场合就是个闷油葫芦,点他的名字能把他吓尿了,薛明、于文辉之类的更不用说。总之巴人内部的风气非常质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个技能基本没人点出来,左看右看也就赵杰有颗大心脏。

    赵杰当时差点一声“卧槽”!心说这里还有我的事?但是没有关系啊,我有很多的糟可以吐!

    结果这位爷上去第一句话就说:“各位亲爱的投资者,你们看到《我服了》的票房了没有?我要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巴人出品的第二部电影就是《无道昏君》,已经杀青了!”

    梁可年赶紧扑过去拦着他胡咧咧,这特么是敲钟现场,你这是误导投资者啊喂!上市公司第一重要的事情就是信批!

    等楚垣夕上台的时候,这起小小的骚动已经平息。他是必须要发言的,因为传统的对投资者路演的方式实际上并不能涵盖到绝大多数希望了解拟上市企业的股民。反而是这种直播,感兴趣的股民可以无阻碍的参与,因此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更详细更全面的介绍一下自己的企业。

    只见他施施然拿起话筒:“刚才我们的被投企业小康生活方面报告了一起非常有趣的小现象,是那种无论什么场合都需要让我立刻知道的事情。大家可能也知道,我同时也是小康生活的实控人,而且巴人集团持股小康生活的份额比重还挺大的呢。

    这部分投资的账面浮盈非常大,因为小康生活现在的估值非常高。虽然小康并没有上市,但是这部分股权如果转让的话,市场上的S基金非常欢迎。”

    所谓S基金就是二手基金,专门接手别的基金手中的非上市企业份额。当然小康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估值非常坚挺,虽然没有上市,但股权的流转不会出现有价无市的状态,不需要S基金进来做市也可以交易。

    只听他接着说:“这段时间一直有人问,巴人集团和小康生活是不是关联企业啊?是,肯定是,但是关联关系不代表一定会有利益输送,这方面巴人和小康的关系完全禁得住审查,没有任何一丝一毫利益输送,比如,小康所有的借款都是抵押品贷款和拆借,巴人没有给小康做过任何借款担保。”

    顿时,直播间的弹幕中刷了一片“震惊”,因为担保可以说是力度最轻的利益链了,甚至就连监管部门也不方便过度管理,只不过纵观我大A股市场,因为关联担保而暴雷的例子也并不是没有,可以称为比较常见的黑天鹅事件。

    楚垣夕看大屏幕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震惊的,无非就是做事仔细罢了。这是回答外界的质疑,因为巴人向小康进行利益输送实在是太容易了,也太难查了。

    因此他干脆不去自证什么清白,而是继续吹:“实际上巴人集团上市之后的板块属性划分,我觉得应该划入创投概念里。我们这几年如果说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并不是靠做游戏赚了多少钱,而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力推内部孵化创业。目前开花结果的非常多,丰富了集团的产业布局。

    关于孵化创业,其实也是巧了,一开始是作为公司给员工树立奋斗的目标而设置,但是很快发现我们做自媒体的拥有私域流量池,这个池子在孵化创业的时候是一件无比锋利的武器,非常利于孵化,成功率极高。因此这些年里不断涌现出优质的孵化创企,现在被投企业里有希望上市的可是真不少,具体请您细看招股说明书。”

    所谓创投概念在股市中并不是指创业公司,而是投资于创业公司的产业投资者,直投也可以,参股于专门的投资公司也可以,这个概念在十年前创业板开板之际很是热炒了一阵,只是后来国内专业的Pe/VC机构把所谓的创投公司打的屁滚尿流,用投资的专业属性孵化出一个个新兴创企,这个概念才冷淡下来。

    而且时至今日,很多过去看来乌七妈糟的企业都可以上市,比如说直播公会可以上市,众妙娱乐去年6月在香江交易所递交了照顾说明书。电商代运营公司也可以上市,而且只要把名字从电商代运营改为“XX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就显得很讲究,很有质感,至少忽悠人的时候非常有前途。

    巴人旗下业务健康,同时由巴人持有很大比例股份的公司,都有冲击IPO的可能,只不过是在我大A股难度略大而已。这样的子公司可不是一家两家,因此楚垣夕说巴人具备创投概念并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相比于孵化,巴人集团的投资很难说获得了成功,这种事情楚垣夕就不用大书特书了。孵化只是投资中的一个特殊门类,普通投资巴人也做过不少,比如投资巴奴火锅,这算是不错的,因为有浮盈,而且对巴人和小康的业务也有一定的帮助,至少共享街机和共享充电宝两样巴奴不会用别人的。

    但是也有坑爹的,比如说楚垣夕某一段时间曾经寄予厚望的由濮明易任CeO,顾鸿茹做CFO的VR技术服务公司。这算是巴人在VR领域的一个技术布局了,前进方向是VR头盔视觉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但是直到巴人自己的VR头盔都做出来了,这个公司还没有拿出任何可以落地的服务方案,气得楚垣夕敲桌子问顾鸿茹:“到底是‘一揽子’还是‘一懒贼’?”

    当然,是早期投资就不能奢求成功率,创业失败才是大概率事件。

    此时,当他点明了是因为巴人以自媒体流量池为孵化根本,才提升了孵化创企成功率的时候,有心人对照了一下巴人在做孵化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能量,立刻感到思路豁然开朗。

    时至今日,楚垣夕名声在外,其中最富盛名的就是颠覆了云计算这条非常宽广的主赛道。互联网讲究颠覆,但也得看是颠覆谁,能颠覆一条年产值上万亿的赛道,那绝对不是庸手。

    因此不管是否喜欢楚垣夕这个人,现在他所说的话,只要不是瞎捷豹扯淡都会有人认真分析。比如说今天所描述的现象,往大里说,私域流量用户孵化可以认为是一种搞活经济的手段,甚至可以衍生出新的投资模式和操作方式,诞生新的上下游产业链,促进创业投资领域的进化,更改创投领域的估值框架。

    当然,对普通股民来说这都不叫事,巴人未来的前景才是更值得关心的。

    只听楚垣夕接着说:“刚才戈壁网络的代表预告了集团的一个影视项目,其实集团目前在文娱方面的储备非常充足,除了已经面世的之外,还准备了两档综艺,都非常有意思,估计年内就能和大家见面。不过无论电影还是综艺作品,收视率和票房只能代表一期作品的效果,我希望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不要过分解读,最终影响企业长期利润的还是大的战略。”

    实际上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相当关注综艺节目的效果,芒果也是上市公司,去年《兴风作浪的姐姐》上线,股市上一波涨了160亿,在资本市场里疯狂的兴风作浪,效果有目共睹。

    这并不是什么健康的模式,但是楚垣夕也没觉得自己可以改变股民的心态,因此,把话说在明处就可以了。

    不过巴人最近已经开始同时摄制两款综艺倒是真的,都是延续《我服了》的职场题材。一款就是从桌面企业管理游戏衍生出来的《我是创业者》,不过杨苑美要求策划组重新规划对战规则,把当初楚垣夕把巴人高管拉到别墅玩的那个企业管理游戏升级,让对战手段更丰富,选择面更广。

    这个综艺的创意是拉几个真正的明星企业家和综艺明星搭班组成创业团队,然后以团队的方式对战,噱头十足,逼格极高,只不过拉明星企业家的任务无疑需要楚垣夕亲自出马。这可比兴风作浪的姐姐难找的多,因为明星企业家是不可能有“档期”概念的,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真不见得有时间。

    另一款综艺就是冯林提出来的,粉红雄兵的倒置版,灵感来自于岛国真人秀节目《50天内能让女性的脸发生变化吗》,让非职场的女性名人进IT公司做产经,以996的精神真正参与到职场工作中进行改造,节目过程中力求打造成为职场丽人。

    冯林一开始提的是名模,但是只做一人的话缺乏对抗性,可能就真做成真人秀了。

    因此人选可以扩大到知名女作家,体育女明星,或者女演员也不是不可以。按冯林的话说,反正产经谁都能做,跟说相声捧哏的一样。

    楚垣夕介绍了现在,但是没着眼于未来,不是不着眼,而是对未来的畅想并不适合在这个场合表达,因为他对巴人的定位在于首先成为一家大公司。

    什么是“大公司”?就是能够建立足够的框架和结构,可以不通过夸张的股权激励就能把人才尽量留在体内的公司。比如小康现在就有大公司的特征,能够把曹翔留在体内而不是出去创业。

    反观巴人,薛明就是典型。不考虑人的想法、经验和创业体验,只考虑利益,如果当时给予薛明一个惊爆程度的股权,楚垣夕相信也可能把他留在体内,但是以当时巴人的状态,给那种股权就有点搞笑了,所以才用折衷的方式,孵化创业。

    相同的case至于企鹅,直接企鹅优图实验室的框架一套就搞定了,足以容纳薛明施展才华同时取得相对应的社会地位与价值。大公司的特点就是哪怕其中的重点一个实验室的主要成员也拥有比成功的创业者更高的咖位。

    但是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很快,直播间里的人越来越多,负责监控直播的巴人信息员工发现似乎来的并不都是股民,甚至于通过发言的情况来看,股民的比率越来越低。不过于文辉一点都不意外,因为《罗马之敌》电竞的筹备工作已经推动到新阶段了嘛,并且向玩家、向社会上公开征集了一些方案,比如赛事logo之类的。

    因此今天凡是对巴人集团接下来的行动感兴趣的,想要提前获取一手信息的,都有可能进入直播间。

    甚至还有玩家在直播间里吐糟《罗马之敌》手游的世界线的。运营了大半年之后,这个游戏各个区服之间的世界线已经变得形态各异。

    有些开始绕圈圈,这是不同阵营的玩家向不同方向努力的结果,形成了拔河的感觉,玩家阵营之间用做任务的方式拉锯。有的向奇怪的方向滑去,并且一去不复返。

    还有一些高玩把这个游戏玩出花来,比如隐藏起世界任务主线,把它引到一个让普通玩家想不到的NPC身上。虽然说能够有资格承担世界任务线的NPC就那么多,藏也藏不了多久,但是能藏一天都是巨大的成就,被无数玩家传(ma)诵(niang)。

    相类似的还有赵杰,他也看到袖里乾坤平台的用户了,还有《无道昏君》手游的玩家。

    这一天对巴人和巴人的用户们来说是一个良辰吉日,很多自媒体的关注者和玩家像是过年一样在直播间里狂hai。但是,在楚垣夕侃侃而谈之际,他所提到的“和小康有关的非常有趣的小现象”已经开始肆虐,另有很多人看着直播就被薅到了工作岗位上。

    这些公司无一例外不是新乡战略赛道云区块链赛道的从业者,因为724应该进行的每日定期维护没有维护,应该升级的功能也没有如约升级。本来有一点点delay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互联网的谁还没有delay过呢?但不同寻常的是724并没有发邮件进行说明和致歉,哪怕是个群发邮件广为致歉也没有。

    楚垣夕接到的线报就是这样的,他本人也很迷惑,以岛国公司的尿性,守约是必须的,如果没有守约,最少也要鞠躬。

    躬都不鞠是什么情况?楚垣夕当然是想不明白,敲钟在即也没空去想,结果等到敲钟仪式随着直播结束,他第一时间给线人打电话,然后面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然后选择性的写了一封邮件,在小康高管内部进行小范围群发。

    周鸣钧看到就是一声“卧槽”,跑到总裁办问楚垣夕:“真的有这种事?”

    “我也在找更多的人确认啊。谁能想到724特么不是自己研发的技术,是从第三方购买的服务啊?”

    “就算是购买的服务特么也不能突然给724断了啊?他们到底什么情况?”

    “谁知道啊?曹翔呢?曹翔怎么没过来?”

    楚垣夕群发邮件当然是叫人过来开会了,结果连袁苜和薛建华都赶到了,曹翔还是没到。等周鸣钧亲自过去把曹翔拖过来,楚垣夕看到曹翔的脸上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心说这什么情况?

    只听曹翔说:“邮件我看到了,然后,刚才我接到有关部门的电话通知,说人抓到了,瓦努阿图很配合,连锅端……”

    “啥啥啥?”×N,很多人不知道曹翔在说什么。

    但是楚垣夕知道啊,当即一阵惊喜,紧接着琢磨了一下,面色也变得神秘莫测起来:“你为什么把这两件事连起来说?”

    “因为,因为我有了一个不那么健康的联想,724突然断线一样,刚好是这个时间?然后我就测试了一下724现在的那个服务。你知道,那回闹众创通汇的时候我逆向工程做了一大堆,发现耿斌那个平台里有我一个祖传代码级别的bug。

    也不是bug,算是特征吧,返回的参数不是一般处理逻辑能返回来的。有,就说明众创通汇的框架用的还是我那套祖传代码。”

    所谓祖传代码,当然就是不能动的代码了,就算明知道里面有点什么,只要不是S级bug,最好不要改,因为一改就会改出N多个新bug出来。正因为如此,祖传bug在很多长期项目里是不可动摇的顽疾,不是不想改,而是一但瞎捷豹改,可能整个框架都要散。

    楚垣夕顿时感到十分荒谬,呐呐的问:“然后,测试结果呢?”

    “测试结果就是返回了跟上回一样的参数啊……”曹翔无限怅然的说,他当然知道小康最近被724横插一脚搞的很狼狈,只是特么谁能想到孙大圣给背书的项目居然是找耿斌买的服务啊?

    楚垣夕和曹翔相顾木然,两个后知后觉的笨蛋都被孙大圣耀眼的光环给晃点了,孙大圣和724合力开发,而且释迦游戏早就有相关的技术储备,开发出了不如小康云的云区块链技术不是合情合理的吗?

    因此从来也没往那边想,不然早特么把丫挺的解决了!

    …………

    当天下午,帝都的企业圈里就开始流传小康正在找律所,要对724发起专利侵权诉讼的事情。还有人绘声绘色的说,楚垣夕对很多人怒喷:“你们大量侵犯我们专利成果了啊喂!”

    按说这种事情并不突兀,小康一直没有通过专利找茬反而让很多人觉得是不是因为之前的工作过于急功近利,以至于专利储备并不充分?

    要知道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是不好申请专利的,但是论文的内容又是公开的,换言之任何企业都可以“拿来主义”,只是同样的,也没法据此申请自己的专利以自保。而在国内,业界也几乎没有用论文申请专利然后形成诉讼的先例。所以纵然724使用过曹翔的论文成果,在专利诉讼中应该也是不怕的。

    而且曹翔是论文大户,但小康不见得是专利大户,就算是,其中有多少是核心专利,有多少是自我保护性专利,这事不是真正内行人的话,就算看着专利局的“公开”也说不清。

    但是很快有人把这一行为和724突然掉线给联系起来了,可是又觉得很是古怪,因为明明是724先掉的线,小康后采取行动,这是为什么呢?

    然而对于724招降纳叛拉拢过来的盟友们来说可就没有心情疑惑了,724的更新和维护一停,意味着他们只能拿着不更新的版本过日子,这能行?区块链这个领域技术为王,小康的区块云技术可是一天都没有停止研发的,并不是做好了一套技术之后就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

    因此他们马上做好苦战的准备,必须一边承受着核心技术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痛苦,一边享受造不如买的便捷。

    但是有的人发现战不下去了,比如说黄团,散出去那么多的街机,指望着能够阻断小康的前进路线,结果内核不更新了……

    724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大不了他们不干了,退回岛国在无竞争的状态下用老版本继续推区块云,反正在国朝是合作中的技术提供商,资产极轻的存在。这一事实本来就像秃头虱子一样,但是出于上升期的联盟中就算有人看到这一点也没有置喙的余地,而现在则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而黄团,在偌大的投入之后,拔剑四顾发现唯一能够救急的居然是大狗东!

    此时国内除了小康,只有阿里和大狗东的区块云有望自研成功,两者都有雄厚的技术积累,但阿里是死敌可以直接排除,小康都没有敌得那么死性。可惜楚垣夕打听一番,听到大狗东说我们是特立独行哒,开发云区块项目在工作日程中,但不是现在。

    楚垣夕把这个话翻译了一下,就是——您黄团什么时候协同过我们呢?

    甚至于有业内人士瞎捷豹预测,说阿里狗东小康未来将要并称新时代网赚三强。虽然这个说法根本没有依据,但是以上三者都是走自主知识产权的,也足以警醒整个行业。

    因此狗东优秀的答复使得小康上下充满欢乐的气氛,这意味着移动支付这个小康唯一的缺憾,很有可能向前拱一步,共享街机占上风,移动支付则然就会打开局面,要知道小康可是3亿DAu啊,这里有多少人玩共享街机的时候都开着小康生活APP呢?只要街机是小康的,顺手支你一付又有何不可?

    而楚垣夕终于敢于放心的推出小康版本的企业服务了,这是一个已经开发完成很久但是一直憋着没有向外推的模块,把自己的系统做减法之后提供给本地生活商家,相当于提供数字化支持。相对的,这些企业得到服务的同时,小康也把他们的用户纳入到自己的社交和支付系统中来。

    之所以迟迟没推,因为,这是阿里的腹地,触之则触逆鳞,必然遭到疯狂反扑。小康之前是个小身板,经不起反扑,后来突然膨胀了又是虚胖,而且也没有精力去折腾,现在得到喘息之机,立刻把这把大砍刀亮了出来。

    因此看到小康发布的这条新的公告,类似于“告国朝商家书”,老樊的耳边立刻回响起楚垣夕掷地有声的说:“咱们战场上见吧!”

    噢?合着不是在小康的战场上见,是在我们的战场上见啊?啊——

    此时的楚垣夕对高文明充满感激,解决724带来的问题很难,但是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解决了让724带来问题的人。

    于是他又发了一条朋友圈:虽然有一个人讽刺我,铬硬我,乃至始终轻视我,但是我仍然感谢他,这就是我们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这条朋友圈把房诗菱都惊动出来了,发消息问楚垣夕:“你这说的是老高吗?任何人被你这么说都会吓死吧?”

    楚垣夕看着微信摇头苦笑,写道:“你是说因为我成了什么大人物了还记仇而吓死吗?那我真替高文明感到遗憾。你太不了解他了,他虽然一身毛病让我一直不爽,但是脾气硬的很,纵横江湖二三十年,不会害怕被哪个大人物记仇。”

    同时他也给高文明发了消息:“我没想到耿斌原来是我的死敌,你这回帮了大忙了,有什么需要吗?比如说钱?可以直说。”

    按说穷人不说暗话,楚垣夕以为高文明会爽快的再要一笔,没想到对方似乎假清高的脾气又上来了,写道:“曹博士的资助还有一些,我就不还了,钱不需要太多。其实我在国内也还有一点积蓄,余生袅袅,随波逐流吧。”

    楚垣夕心说您的内心如此平静,难道真是信佛的缘故?那是追不上房诗菱哒,房诗菱急功近利,跟你佛系的人生不兼容啊。

    “切,说的我高师兄一定要追老阿姨似的!”

    朱魑说话间不无骄傲,因为这一切都起源于一场被删掉的朋友圈下的聊天记录,而她正是起头的人。因此她豪横的看了冯林一眼,然后迅速变脸,妩媚的说:“你感谢我高师兄,难道就不感谢我?”

    冯林默默的白了楚垣夕一眼。按理说王不见王,没道理把自己带到朱魑的别墅里来。虽然两个别墅距离也不远,装修的比楚垣夕的跃式还豪华,一面山墙上是整片的向下流淌的瀑布,不知道要浪费多少电,确实是很懂得享受的生活。但是,她在这里怎么都没法自然。

    只是楚垣夕以讨论职场真人秀综艺创意问题的名义把她拉来跟巴人传媒的经理会面,作为创意的始作俑者,来不来呢?创意当然是综艺的生命力了,只是来了之后这就不像是会面啊!

    今天,冯林穿了一身金属质感的印花卫衣,拿着金属质感的迷你手袋,背着绿色贝壳包,脚踏水晶高跟鞋,仿佛不是来探讨综艺动因的创意提供者,而是前来职场真人秀应征的名模试镜。

    而朱魑也早就严阵以待,穿了一件经过褶皱设计的深蓝色吊带连衣裙,帝都五月已经有夏天的感觉,这份穿搭休闲惬意同时不失品位,散发着人间富贵花的气息。

    因此双方一见面就是气场的碰撞,楚垣夕夹在中间但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样子,因为早就做了心理准备。总是这么拉着胯拉着也不是办法,两位女侠迟早有针锋相对的一天,最近正好两家公司一起顺风满帆,希望事业上的运道能够跨界冲到桃花运的运行轨迹中吧?

    因此他反而有余暇逗弄逗弄拉多。拉多已经明显成年了,一点都不像小时候那么萌,但是狗老成精,拉多逐渐变成一条戏精,围着朱魑和楚垣夕吐舌头,然后在两人中间折返跑,以及打滚卖萌,但是一步都不往冯林那边去,显示出训练有素。

    结果综艺的事没聊两句,话头又转到巴人和小康身上。说到商业冯林明显有话好说,因为朱魑就算再怎么树立青年创业者人设,她仍然只是一个名演员+传媒公司的老板,还不是什么头部传媒公司,至少现在不是,和三大教母完全没法比。

    这和企业家差着老鼻子了。

    而冯林,虽然走的磕磕绊绊,好歹是把线下销售这块的道道走通了,目前手下有几十个销售据点,几百号员工,说企业家还是够格的,只是不够资格上《我是创业者》这个综艺节目罢了。

    只可惜冯林的据点都在帝都,而不是奔向下沉渠道,对小米的价值并不高,甚至对小康的价值也不高。在帝都,小康不需要其它网点作为地推中继。反观蓝绿大厂,渠道直奔下沉而去,对他们的盟友拼多多的价值无可估量。

    但冯林并没感觉到是楚垣夕在有意引导话题,朱魑似乎已经察觉到他带冯林来绝对不是为了探讨创意,而是类似于某明星深夜看剧本的意思,但冯林今天有点木,需要加以引导。

    很快他们说到小康云,特别是春节过后的小康云,就连朱魑也感到一阵悸动。

    当身在局中的时候,就像人在海面上,天地间狂风暴雨,四周的海水都是海眼中涌出的浪潮一样,浑然不知哪个浪头下面藏着惊涛骇浪,会释放出强大的动能把人一下子拍到莫测的深海中。

    而等风平浪静再回头看,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以及成功渡过,迎来风雨后的彩虹时的惊喜。

    就连冯林,因为一直住在楚垣夕的身边,也能感受到某段时间的紧张,和楚垣夕心情上的压抑。此时兴冲冲的说:“三月份的时候我看你都要开无双了,马上统治云计算,没想到724一下冲出来,小康很快调头向下,太刺激了。”

    楚垣夕马上开始营造深沉的感觉,说:“不,这才是商业的常态。开无双大杀特杀是非常罕见的,商业的世界就是瞬息万变,今天牛逼的明天懵逼,随时有人打冷枪。”

    “其实我感觉小康才是打冷枪的。”朱魑扎眼,说:“斜刺里冲出去暴打云计算,把别人都打懵逼。”

    “对我,这都是基操勿六。”

    楚垣夕淡淡的装了一bility,然而冯林同样今非昔比,立刻问出一个比较有深度的问题:“为什么你做这么大的动作,从研发到上线都没人捣乱呢?我最近看了不少商业案例,也有过不少有奇思妙想的人和企业,但是能够坚持到底的真是非常少耶。结果小康都没遇到什么坎儿就放大招了。”

    “呃……这个么?”楚垣夕没想到没有等来徐欣的质问,反而是冯林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沉默了很短一个片刻之后,依旧故作深沉:“应该说是因为小康的资金来源比较简单吧。拿资本是有代价的,一旦创始人享受了资本带来快速增长的快乐,就很难寄希望于完全独立发展的自由。”

    实际上,这是源于楚垣夕守住了寂寞,把大招憋到了发出之后才让徐欣等等大佬感受到威力。而在这之前,健康币只是作为小康复杂架构中的一环而存在,体现出一定的技术实力,作为经济内循环的载体呈现在投资人的面前。不是神隐,胜似神隐。

    换言之楚垣夕从未对投资者强调过上链之后的健康币会爆发出多大的能量,特别是在小康用户数量暴增的同时,以分布式为主旨的收集算力商业方案搭配上内外链这个调节分布式方案的技术利器之后。

    否则,以徐欣、胡世恒等人的投资面之广、资源之丰富、关系之复杂,不说觊觎这项技术和所能带来的翻天覆地的改变,就说他们投到其他人身上那么多钱,被小康横扫了肯定也是心疼的吧?会不会在过程中就带来几份几十份合作意向或者合并意向之类的?徐欣自己就是黄团的早期投资者。

    那同意不同意?拖延也不是事儿,特别是面对人精的时候拖不动,比如阿里大佬武威就没让楚垣夕拖延一分钟。那会不会和大佬们关系变得恶劣?他们变心了怎么办?以他们对小康内部的熟稔,直接挖曹翔怎么办?今天亲密无间明天反目成仇不是很正常的么?

    所以楚垣夕一直没有暴露出健康币是一把大杀器的事实。但是,守住这份秘密,也就相当于辜负了本应亲密无间的投资者,没有尽到他所承诺的一切对彼此透明的义务。因为,上面那些可怕的想法都只是推测罢了,而不诚恳、误导,是自己率先做出来的。

    因此,这个成功守密的壮举,他并不想和任何人分享。

    实际上,最近这段时间,楚垣夕也能感到他的投资人们痛并快乐着。这也是徐欣和胡世恒在小康展现出问鼎之资的时候,反而没有特别亲近的原因,他们肯定也有一地的屁股要擦,那些被投企业里被小康射成筛子的,能不找他们哭?

    但最终,这一切形成了小康3亿DAu的盛况,虽然其中有两亿多是健康币机器人,不过那是过去!现在小康得到了喘息之机,他们就别想舒舒服服的再当健康币机器人了!

    冯林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一个问题把楚垣夕问沉默了,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一点微小的变化和肢体语言也能互相感受得到。此时,看到楚垣夕忽然心情变得不好了,她很自然的握住楚垣夕的左手,立刻,朱魑马上把楚垣夕的右胳膊捏住,用力掐了掐。

    此时楚垣夕正在构思着怎么把这群机器人变回大活人的问题,被朱魑一掐,顿时一激灵,然后余光一扫,发现三战都快打完了……

    他左手拍了拍冯林,右手轻巧的一勾,勾在朱魑手腕上,然后也没抽回来,正好惬意的往沙发靠背上一靠。三个人就这么又聊了一会,聊到伊丽莎白,聊到巴人和小康的出海计划,聊到赵杰的猴急,等等等等。包括最近巴人和小康联手在鹏城南山区粤海街道拿地的事情,拿在企鹅当面,被外界形容为继头条系之后的又一次飞龙骑脸。

    其实楚垣夕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因为这是为了出海做的准备,鹏城市给土地是有产值要求的,这部分产值都要从出海中找齐。

    小康的出海思路倒是相当简单,无非就是把小康的系统大大的做减法,把和便利店网点以及共享单车相关的系统该去的去掉,保留城市宝藏、妖异都市,然后小心的推动健康币的外延,尽量不要给人留下侵犯用户隐私的嫌疑,从而变成标准的移动互联网轻资产项目。这样失去了骑行数据的威力和店面作为坚实的据点,但是进可攻退可守,攒出一个爆款然后走你!

    而巴人就有很长的路要走了,因为巴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里只有游戏一件武器。

    总之,鹏城是俯瞰东南亚的前进基地,楚垣夕已经开始准备招纳国际化贤才了,正在着手组织巴人和小康的全球化结构,搭配合适的岗位。阿里投资东南亚跨境电商lazada,企鹅投资新加坡跨境电商shopee,都在鹏城设立研发中心,头条系更是把鹏城基地当成桥头堡来支持。

    张铭能集结起豪华的全球化军团,有来自脸书、谷歌、华纳、微软的精英,是因为tiktok风靡全球,楚垣夕相信小康国际版布局全球云区块链也不会没有生命力,等到一年之后说不定就能发展到群贤毕至的程度。

    只听楚垣夕说:“资本没有国界,也没有休息,哪赚钱就去哪,但是那是下一个单元的故事了。”

    咦?这是话里有话啊?朱魑和冯林对视片刻,异口同声的问:“那这个单元呢?”

    楚垣夕图穷匕见,两只手一起用力往回一拉,说话间不容置疑:“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但对我的当务之急是解决你们俩!今天就是个良辰吉日,今晚,现在就解决!”

    (全书完)

    PS:本书虽然基本做到有坑必填,但是想来读者朋友们对结局可能也有自己的见解。书评区有本书完本活动,到26号截止,发帖参与的方式是帖子标题中要包含关键词“我幻想的结局”。活动总奖金20000点起点币,请踊跃参与。

    另外我要写一个长长的完本感言,今晚或明天发。

    顶点

    
上一章(快捷键←)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快捷键→)